女怕嫁错郎(当初爱得死去活来,后来恨嫁错了郎)

cesc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女怕嫁错郎作者:the School of Life
来源:微信公众号:译言(ID:yeeyancom)

 

为爱远嫁藏区却遭家暴的新闻,无疑引起了大家对于家暴问题的热议,以及对爱情婚姻关系的探讨。一位是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,一位是西部闭塞地区的牧民。或许是出于爱的冲动,二人相识不久后便闪婚,不料后来发生种种悲剧。

 

女怕嫁错郎
女怕嫁错郎

 

当初爱得死去活来,怎么后来就恨嫁错了郎?为什么在这个开明的时代还会发生这种错误?实际上,这种事情很容易发生,而且具有惊人的规律性。学业上的成就和事业上的成功似乎没有让我们豁免于此,否则那些聪明之人又怎会囿于如此困境。

 

01

我很特别,或许能幸免于外?

 

统计数字并不乐观。每个人都知道很多糟糕婚姻的例子。他们看到自己的朋友尝试过,但却没有成功。他们非常清楚——一般来说,婚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然而我们却不容易将这种见解应用到自己的案例中。我们侥幸认为这个规则适用于他人,而自己则能幸免于外。

 

这是因为,从原始统计学上看,二分之一的婚姻失败几率似乎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因为——当一个人恋爱的时候,Ta就会觉得自己已经战胜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几率,毕竟找到心爱的人的几率大约为百万分之一。有了这样的胜算,结婚这一赌博似乎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。

 

我们默默地把自己排除在一般化的范围之外。这不能怪我们。但如果我们能把自己包含在这一般化的范围内,对婚姻对经营或许能更为谨慎。

 

02

对伴侣的表层理解

 

这个问题之所以复杂,是因为其他人和我们一样,自我认识水平低下。无论他们多么善良,他们也无法掌握,更不用说告知我们他们的问题所在。

 

自然而然地,我们就会尝试去了解他们。我们去拜访他们的家人,或许去他们最初上学的地方,看他们的照片,见他们的朋友。所有这些都让人觉得我们已经做足了功课。但这有点不切实际,就像一个新手飞行员在成功地将一架纸飞机绕着房间飞了一圈后,就觉得自己会飞了。

 

在一个更明智的社会里,未来的伴侣会让对方接受详细的心理问卷调查,并将调查结果送去接受心理学家团队的详细评估。到了2100年,这将不再是一个笑话。或许到时候我们还会怀疑人类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走到这一步。

 

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结婚对象的心理亲密功能,了解他们对权威、羞辱、内省、性亲密、反思、金钱、孩子、衰老、忠贞等一百多件事情的态度或立场。这些知识很难通过一般的聊天获得。

 

如果没有这些了解的话,我们很大程度上会被他们的外貌所引导——他们的眼睛、鼻子、额头的形状、雀斑的分布、笑容……但这并不太明智,无异于盯着一张电站外部的照片,就觉得自己可以知晓关于核裂变的一切。

 

我们仅凭一点证据就把一系列完美的事物“投射”到心爱的人身上。我们从几个细小但却非常有吸引力的细节中,阐述出一个完整的人格。仅仅看到对方一张脸的素描,我们仿佛就能了解Ta的内在性格。

 

我们不把这看成是一个没有鼻孔、八股头发、没有睫毛的人的照片,而是不知不觉会把缺失的部分补上。我们的大脑已经初步形成了微小的视觉暗示,并从中构建出整个容貌——当涉及到我们未来配偶的性格时,我们也会这样做。

 

关于婚姻,我们所需要的知识,比社会所能接受和容纳的多很多,难怪围绕婚姻的社会实践往往大错特错。

 

03

错误的经历,错误的期待

 

我们相信自己在爱情中是为了寻找幸福,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。有时,我们似乎实际上寻求的是熟悉感——这很可能使我们原有的任何幸福计划变得复杂。

 

在成人关系中,我们重现了一些童年时就知道的感觉。正是作为孩子,我们第一次认识、理解爱的含义。但不幸的是,我们学到的教训可能并不直接。我们小时候所知道的爱可能与其他不那么愉快的动态纠缠在一起:被控制、感觉被羞辱、被抛弃、从不交流……总之,与痛苦交织在一起。

 

作为成年人,我们可能就会拒绝自己遇到的某些伴侣候选人,并非因为他们不是合适的伴侣,而恰恰是因为他们太过平衡了(太过成熟,太善解人意,太可靠了),这种正确的感觉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,近乎压迫。我们反而走向无意识吸引自己的人,不是因为他们会取悦我们,而是因为他们会以熟悉的方式挫败我们。

 

我们和错误的人结婚,是因为正确的人与我们以往的经历不熟悉,会让自己觉得不值得;因为我们没有健康的经验,因为我们最终没有把被爱和感到满足联系起来。

 

04

浪漫主义让婚姻愈发鲁莽

 

以前,婚姻是一桩理性的生意,都是为了让你的土地和对方的相匹配。这种婚姻冷酷无情,与主人公的幸福脱节。我们至今还为之伤痕累累。

 

取代理性婚姻的是本能婚姻,即浪漫主义婚姻,它决定了一个人对某人的感觉应该是婚姻的唯一指南。如果一个人觉得“爱”,那就够了,没有更多的问题要问。感觉总是胜利、趾高气昂,外人只能为它的到来鼓掌欢呼,像尊重神灵来访一样尊重它。父母可能会大吃一惊,但他们不得尊重这对夫妇的选择。三百年来,我们一直在集体反击几千年来基于偏见、势利和缺乏想象力的对婚姻的无益干扰。

 

以前的“理性婚姻”如此迂腐谨慎,以至于浪漫主义婚姻对其反叛的同时,造就了另一个极端特点:一个人爱对方就要结婚,而不应过多地考虑为什么要结婚。任何对该决定的分析都会让这段婚姻“不浪漫”。写出利弊是非,更是显得荒唐冷酷。

 

一个人所能做的最浪漫的事情就是迅速突然地求婚,也许只是在相识几个星期后,由热情的冲动所驱使。没有任何机会做那些维系过去几千年痛苦婚姻的可怕“推理”。冲撞鲁莽似乎标志着婚姻的成功志,正因为旧有的那种“安全”思虑对人们的婚姻幸福造成了太大的威胁。

 

05

第三种婚姻的时代

 

第三种婚姻的时代已经到来——心理学的婚姻。在这种婚姻中,人们不是为了土地,或者仅仅是为了“感觉”而结婚,而是只有当适当审视这种“感觉”,并且在对自己和对方的心理有了成熟认识的情况下,才会结婚。

 

目前,我们在对婚姻知之甚少的情况下结婚。婚前,我们几乎从来没有读过专门关于这个问题的书,也从来没有和孩子们长期相处,没有严格地询问其他已婚夫妇,也没有和离婚夫妇真诚交谈。对于婚姻失败的原因,我们也没有任何深刻的理由。

 

在理性婚姻的时代,人们在结婚时可能会考虑以下标准:他们的父母是谁?他们有多少土地?两家文化上又有多少相容性?

 

而在浪漫主义时代,人们可能会留意以下迹象,将其作为婚姻标准:一个人无法停止对爱人的思念;对方让自己神魂颠倒;渴望与他们促膝长谈。

 

在第三种婚姻的时代,我们需要一套新的标准。我们应该想:对方的逆鳞在哪里?我们该怎么养孩子?彼此何以共进、一同成长?

 

正确选择婚姻,最好是落在整个文化的教育任务上。我们已经不再相信王朝式的婚姻,也开始看到浪漫主义婚姻的弊端。现在是时候让心理婚姻登上舞台了。

 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theschooloflife.com/thebookoflife/how-we-end-up-marrying-the-wrong-people/(有删减)
原作者:the School of Life
译者:Mia
监制:April
简介:本文已获得微信公众号:译言(ID:yeeyancom)授权转载,发现、翻译、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。

 

本文《女怕嫁错郎(当初爱得死去活来,后来恨嫁错了郎)》由错误博客(cuowu.com)整理或原创,感谢您的阅读。

随机文章

Advertisers can adjust conversion values in Smart Bidding in the coming weeks
小小课堂:百度seo建议-网站微调效果明显!实战经验分享
小小课堂:网站权重是什么?传递权重是什么意思?
关键词索引排序规则
禁止APP自动调起
社群营销的运行方式
008 亲吻-阎川魔鬼游戏
170 布局杀人-阎川魔鬼游戏

百度搜索“错误博客”即可找到本站,微信搜索“cuowucom”关注错误博客公众号。错误博客( cuowu.com )欢迎用户投稿,发布者:壹心理,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投稿文章不代表错误博客立场,中二少年发布为错误博客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uowu.com/17862.html